ecc2016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程序测试 >

俞源村刘基历史文化影响之初探

时间:2021-10-09 19:28 来源:网络整理 转载:ecc2016资讯网
俞源村刘基历史文化影响之初探

  三、刘基文化的现代意义和作用

  1.刘基在俞源村旅游开发中的名人效应

  俞源村的旅游是1998年的10月份开始对外开放的。由于抓住了刘基和村落的关系做文章,取得了很好的宣传效果,1998年前后,各大报刊媒体蜂拥而至,大肆宣扬武义县发现了一个神奇的古村落。开始是刘基设计的太极村,后来演绎为刘基设计的天体星象村。一时间,俞源村美名远扬,极大的带动了俞源村的旅游开发。

  俞源村的旅游开发,由于体制、营销等方面的问题,虽然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目前的年收入在100万左右),但是名人效应仍然存在。我们知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这是一个自古以来众所周知的道理,旅游开发也一样遵循着这个规律。如奉化的溪口,没有蒋介石,那么也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村落而已,哪有今日之家喻户晓的名声。兰溪的诸葛八卦村也一样,他们成功的打出了千年传美名的诸葛亮的名人牌,结果名声鹊起,成为众多游客向往的旅游景点。

  我们设想,俞源村如果没有刘基的名人效应,当时的宣传势头,绝不可能达到那种许多报刊媒体争相报道的轰动效应,那么,今天的俞源村也就没有现在的知名度,俞源村的保护也就没有现在这么完整,那么也就没有后来的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的美名了。俞源村的命运也将会是另外的一个样子。

  2.刘基对俞源村落文化的深远影响

  我们知道,俞源村是一个我国古代农村传统村落的一个经典样。由于它在元末明初的时候,有刘基、宋濂、苏伯衡、章溢诸位历史名人的光临,他的历史的地位得到了相当大的提升。比如苏公伯衡写的文章,《四库全书》中就收入了2篇。然而更为可喜的是刘基对俞源村的影响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失,他的影响始终贯彻着俞源村历史发展的各个阶段,对俞源村民的思想和文化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我想从以下三个方面来加以简单的叙述。

  (1)思想观念的影响

  我们从俞源的文化历史渊源中看到了刘基等人对于俞源村历史文化的影响是极其深远的,俞源村的文化有许多和别的村落不同的地方,比如他的家族的极度的开明和绅士,他们大多数的后裔知书达理但又不愿做官的隐士一样的风范,他们对于风水术的爱好和痴迷,他们对于天人合一思想的理解和实践,这些都是别的地方所没有的或者是很缺少的。这不能不说是刘基的思想对于俞源村历史文化潜移默化的深远影响的结果。

  俞涞的孙子道坚、道奇、道明、道寄、道行等皆能诗善文,有诗赋传。其中以道坚最为典型。

  宗谱称:“道坚,行恭一,字文固,号江山息兴散人,通书史,善词赋,交游遍天下,财裕而能施,情逸而能制,一时宦达咸雅重之。”苏公伯衡曾在《江山息兴图卷序》中对俞道坚作了较为详尽的介绍。他写道:“括苍俞文固曾涉江湖,浮淮泗沂河洛,北游齐鲁以至燕赵,西略秦陇达于平凉,历览天下之奇闻壮观数年矣。”有一天俞道坚似乎领悟到了什么,突然长叹一声后大声喊道:“吾将安所归宿哉,盍返而自休焉。”我将到哪里去寻找我的归宿呢,于是请来画工为自己画了一幅题为《江山息兴图》的山水画,用以寄托自己的情思。

  文章说,俞文固先生曾经游历过许多地方,北游齐鲁到过燕赵,西行秦陇抵达平凉一带,历览天下奇闻壮观多年之久。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俞道坚是一位历览天下之奇观的壮游者,他生性聪明,待他游完全国名川大山以后,秉性更趋通达、干练,似乎有大彻大悟的感慨。他对天发出了“吾将安所归宿哉,盍返而自休焉”的人生感叹,于是又毅然的结束了他的壮游,孑然傲视的回到他的故土俞源。因为这里就是他一生苦苦追寻的归宿之地,是他生命的起点,也是他生命的终点。从此,他就默默地、安乐地过他的田园生活了。

  如此看来,他的性情是如此的放达、洒脱,不由得让人联想到堪称“风流”的魏晋名士来。然而他又不同于阮籍、嵇康。阮籍和嵇康毕竟是一代名贤,阮籍曾在楚汉相争的广水河边徘徊良久,然后悲叹一声:“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而这一声悲叹却成为此后千余年许多既有英雄梦又有****感的历史人物的共同心声。而俞道坚则是一位不知名的乡间绅士,他虽然没有魏晋名贤那种英雄气概,但是,他那对于生命的感悟却有着非常独到的见解。与“魏晋风度”相比,他显得更为宁静和恬淡,他最终把自己的生命与俞源是山山水水,与这里的大自然融为了一体。他的身上,集中地代表了俞源人的精神追求,是俞氏家族精神内核的集中体现。

  (2)村落建筑和艺术的影响

  俞源的古建筑形式多样,内容丰富。从总体上来分析,它是随着时间的变化而逐步演变的。明初建筑较为简朴,甚至没有走廊,雕饰也很简单,柱础也为宋氏柱础,如前宅的厅下楼、李家厅、俞涞故居等。明代中后期,建筑就有了较大的改进,雕饰出现,而且有很高的造型能力,但与清朝建筑相比,就显得粗犷而简朴。清朝中后期的建筑则在构造上有非常大的改进,出现了上万春堂、下万春堂、精深楼、六峰堂等大中型住宅。平面上从一进演化为二进、三进,而且天井宽阔,厅堂宏大,防火防水设施也极为讲究,艺术上绘画、雕刻都非常精美。这些建筑大致分布在上宅与下宅,形成上宅与六峰堂(下宅)两个建筑群落。

  在这些建筑中,太极符号到处存在,太极图的符号出现的范围也非常的广泛,它渗透到村民的建筑、家具和民间活动的道具等各个环节,可以说是无处不有,内容极其丰富。

  (3)生活和民事活动的影响

  如前所述,刘基在俞源村的****很多,这些足以说明,刘基他们在俞源的活动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影响深远。一直到今天,刘基的****仍然是俞源人津津乐道的乐事。而且这些****,多多少少影响着俞源人的精神世界和价值观念的形成。

  如前所述,俞友闻留绛府两个多月,谢绝了绛府贤王的深情挽留,毅然启程回乡,让人发出了“在上而贵显者未必贤,在下而隐约者未必不贤”的感叹。

  即便是今天的俞氏后代,也同样让人感受到来自俞氏先祖的这种历史承传。俞跃忠是俞家族的32代后裔,俞先生八十高龄,然而退休后每日在洞主庙修身养性,守守门,练练字,参加一些公益活动,忙得不亦乐乎。俞步升,武义县林业局的退休职工,退休回家后一直无偿的为俞源村的历史文化收集资料而奔走呼号,贴钱贴工夫在所不辞。俞松发,从“垃圾堆里”捡回了《俞氏宗谱》并把它当****一样珍藏着。而今,只要有人登门查访,他从不拒绝,有求必应,常常为查找考证一个人名而花费好几天的工夫,又常常为解决了其中一个小小的问题而兴高采烈,但他对此还是乐此不疲,孜孜以求。

  俞源人就是在这样一种超脱、宁静、返朴归真的健康心态中生活着,他们远离嘈杂纷呈的世俗,隐德不耀,悠然自得地过着田园牧歌式的生活。这样的一群人,他们的精神境界是如此的崇高,他们的生活有是如此的简朴,他们的行为特立独行,在我们看来是多么的可倾可佩啊?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由于刘基的文化的深远影响,俞源村的村落文化才那么的丰富多彩,才那么的具有精神境界,才那么的富有灵感和魅力,才那么的与众不同而备受世人的称道和青睐。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