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c2016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程序测试 >

欧洲议会选举:分合再对决

时间:2021-10-10 07:27 来源:网络整理 转载:ecc2016资讯网
纵观欧洲一体化的历史,危机常常推动一体化向前发展,为更深层次的合作与发展****动力。当前的诸多困难也许能为欧盟****一个变革的机会。致力于回应选民的需求才是应对民粹力量抬头的根本办法。也许,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张磊 2019

  纵观欧洲一体化的历史,危机常常推动一体化向前发展,为更深层次的合作与发展****动力。当前的诸多困难也许能为欧盟****一个变革的机会。致力于回应选民的需求才是应对民粹力量抬头的根本办法。也许,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张磊

  2019年对欧盟来说是充满变数和挑战的一年——英国“脱欧”进程还在继续,欧洲议会选举的号角已经吹响,欧盟委员会****及其成员的换届相继进行,欧洲理事会****也面临更迭。

  历史上的欧洲议会选举常常被人们忽视,但今年却吸引了诸多关注。不少人将此次欧洲议会选举视为支持与反对一体化力量的对决。

政治风险远高于往届选举

  自1979年欧洲议会首次举行直接选举以来,欧洲议会选举常常被人忽视,被视为“次等国内选举”。相对而言,人们更重视成员国国内的大选,不论是总统选举还是议会选举。但是,将于2019年5月23~26日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则不同,此次选举的政治风险远高于往届。

  首先,此次欧洲议会选举在欧盟面临诸多内忧外患的背景下进行。欧盟经济形势仍不容乐观,欧元区发展不平衡,失业率尤其是青年失业率居高不下,恐怖主义的阴云仍未消散,难民危机持续发酵,英国“脱欧”进程悬而未决,跨大西洋伙伴关系出现恶化,潜在的贸易战和贸易保护主义不断出现,新兴经济体对欧盟带来新的挑战,欧盟内部分歧严重,欧洲团结受到严重挑战,民粹政党日益活跃。民粹政党将面临的诸多问题归咎于欧盟,或是呼吁退出欧盟,或是批评欧盟的发展方向与治理方式,要求建设另一种不同的欧洲。在这一背景下,不少人将此次欧洲议会选举视为主流政党和民粹政党的对决,或者说是支持与反对一体化力量的对决。

  其次,欧洲议会权能的不断增长使得新一届议会的组成对欧盟的未来有重要影响。在所有欧盟机构中,欧洲议会在扩权的道路上走得最快。欧洲议会已经由成立初期的咨询机构发展为具有多种职能的代议机构,欧洲议会在欧盟对外关系领域的权限也不断增大。****与欧盟有关环球同业****金融电讯协会(SWIFT)的一项国际协议就曾遭欧洲议会的否决。

  此外,欧洲议会选举结果还关系到欧盟委员会****和委员的换届。《里斯本条约》进一步强化了欧洲议会选举与欧盟委员会****的关系,希望加强欧洲议会选举与欧盟行政机构的民主联系。在欧洲议会看来,由欧洲议会选举获胜政党提出的候选人(亦称“热门人选”)才能成为欧盟委员会****。2014年欧洲议会选举后,议会第一大党欧洲人民党提名的候选人容克最终当选。欧洲议会希望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能够进一步强化上述机制。因此,新一届议会的组成对欧盟的未来有重要影响。

英国“脱欧”带来变数

  2016年以来,英国“脱欧”进程跌宕起伏。根据欧盟内部达成的协议,如果英国在2019年欧洲选举时不再是欧盟成员国,那么选举后,欧洲议会人数将减少至705人,原属英国议员的部分名额(27个席位)将被分配给14个成员国。

  随着英国议会接连否决首相提出的“脱欧”协议,欧洲理事会经过艰难讨论,最终将“脱欧”时限延长至10月31日。如果在欧洲议会选举进行前,英国议会能够通过“脱欧”协议,那么英国就能避免参加欧洲议会选举。

  然而,就目前来看,英国有可能仍需参加此次欧洲议会选举。这样,悬而未决的英国“脱欧”就增加了欧洲议会选举的不确定性。对于那些有可能因为英国在议会选举前实现“脱欧”而名额增加的成员国来说,似乎要做好两手准备。比如法国****最近决定:如果5月选举前英国“脱欧”,那么将选举产生79名欧洲议会议员;如果英国在选举后退欧,那么将有74名议员赴欧洲议会工作,另外5名议员置于等待名单上。等英国真正“脱欧”时,这5名议员再上任。

  更重要的是,英国是否参加欧洲议会选举可能影响最终的政党格局,并进而影响欧盟委员会****的人选。如果英国不参加此次欧洲议会选举,欧洲人民党党团继续保持欧洲议会第一大党团的可能性最大,这也意味着人民党在欧洲议会的党团领袖、该党欧盟委员会****候选人曼弗雷德·韦伯最有可能当选欧盟委员会****。反之,如果英国继续参加欧洲议会选举,由于人民党党团内部没有任何英国政党的存在,人民党党团和其他党团尤其是第二大党团社会民主党党团的差距将会缩小。一项民调显示,英国工党可能会获得30个议席,这将为欧洲议会社会民主党党团增加30个议席,欧洲议会党团的平衡可能会被打破。如果能争取到足够的其他党团的支持,社会民主党的“热门人选”弗兰斯·蒂默曼斯也有可能当选欧盟委员会****。

  此外,一项研究报告指出,目前大约有9700万选民属于摇摆选民,尚未决定将选票投给哪个政党。这进一步增加了欧洲议会选举结果的不确定性。就党团组成来看,欧洲议会选举的最终结果一方面取决于竞选活动和选举本身,另一方面取决于选举后议会党团的重组。一些政党选择脱离原有的党团,加入其他党团,个别党团可能会解散重组。因此,选举的最终结果还要看7月初欧洲议会召开首次全会时党团的组成。

欧洲议会或更分裂

  这一结果出现的可能性正在增加——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可能产生更加分裂的欧洲议会。原因有三:

  第一,大党团人数可能减少,且内部存在分歧。

  在整个欧洲主流政党不断受到挑战的背景下,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后,最大的两个党团——中右翼的人民党党团和中左翼的社会民主党党团的人数可能减少,欧洲议会可能将首次出现两大党团人数之和无法达到议会组成50%的情况。虽然人民党党团已暂停了匈牙利“青年民主主义者****”(Fidesz)的成员身份,但其党团内部对Fidesz存在分歧,未来党团的凝聚力会受到挑战。

  由于欧洲议会部分程序议案的通过需议会组****数的多数通过才行,未来敏感议案的通过可能受到影响。由于中右翼相对更支持紧缩政策,而中左翼则更倾向增长,每个重要议案的通过或变得更加困难,欧盟改革的前景将更难预料。

  第二,中间力量或会增加,欧洲议会中支持一体化的力量仍占多数,但法国总统马克龙领导的政党与主流党团的关系仍有待观察。

  马克龙在法国政坛中凭借非左非右、与传统政党划清界限的方式赢得了不少选民的支持。此次欧洲议会选举后,马克龙领导的共和国前进党将首次进入欧洲议会。虽然马克龙积极扛起了支持一体化的大旗,但该政党与欧洲议会主流党团在诸多议题上存在分歧。如果不加入欧洲议会的现有党团,共和国前进党未来在欧盟层面的作用将非常有限。

  第三,民粹政党力量也可能增加,在新一届议会中可能出现分化组合。

  在意大利北方****领导人萨尔维尼的推动下,德国选择党、芬兰人党、丹麦人民党、爱沙尼亚的保守人民党和意大利北方****等右翼政党拟在欧洲议会选举后组建新的党团“人民和民族的欧洲****”。这一举动有可能使欧洲议会现有的极右翼党团“****和直接民主欧洲党团”解散。

  不过,民粹政党在欧洲议会中发挥的实际影响还是会受到诸多限制。首先,民粹政党彼此差别较大,意识形态和政策诉求各不相同,比如在欧元问题、与******关系方面都存在分歧,因此能否以一个声音说话将成为其发挥作用的首要掣肘;其次,民粹政党领导人的个人化色彩较重,独断专行的风格对党团的团结也可能造成影响;最后,面对民粹政党力量的上升,欧洲议会主流党团为了使重要的议案获得通过,会进一步加强合作与团结,民粹政党提出的议案会较难通过。

  总体来看,在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中,政治分歧和动荡可能削弱主流政党的政治力量,新生的政党力量有可能获益。由于欧洲议会中支持一体化的力量仍占多数,此次欧洲议会选举不会造成欧盟解体,但是未来欧洲议会政策的不确定性可能增加。

  纵观欧洲一体化的历史,危机常常推动一体化向前发展,为更深层次的合作与发展****动力。当前的诸多困难也许能为欧盟****一个变革的机会。致力于回应选民的需求才是应对民粹力量抬头的根本办法。也许,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